八旗书院 > 都市言情 > 苟富 > 第六十四章 人间烟火平淡处

第六十四章 人间烟火平淡处(1 / 1)

侯平安会做人。

这是桌上的每个人都有的感觉。敬酒必定是每个人都敬到,一口就干,虽然杯子小,但是态度没的说。不管是喝酒的男老师,还是喝奶的女老师。

那真是如沐春风,一顿饭吃得气氛很热烈。

刚才所谓的交杯酒,托腰的小把戏,在这样热烈的氛围之下,自然就被忽视掉了。

谁也不好意思在这样的情况下来对侯平安说三道四,指手画脚的酸他,说些闲言碎语,那就真叫人看不起了。

魏冉歆还真是个心气儿高的。

在作文上输了侯平安一头,一定要在另一方面找回来。于是回去之后,悄默默的摸上来,以驾驭者的姿态,策马狂奔。

“服了吗?”

“不服!”

……

“服了吗?”

“你特么疯了?”

……

“服了吗?”

“我死了!”

侯平安最后狠狠地吼了一句,特么的,这个女人真是疯了。心有余悸啊!

生活就是特么的折腾。就像是两个人的折腾一样,彼此的纠缠着,彼此酸着,又彼此依存的苟在一起。

第二天,通报就下来了,贴在学校最显眼的宣传橱窗里。

全校轰动,这几乎就是全校最大的事情了。毕竟这是多年都没有的结果。

白怡丹满是嫉妒的看着在教室里得意洋洋的两个女生。

眼睛里要冒火了,日,老天不长眼。

这一次上课来的还是魏冉歆。

这一下两个女生眼里就藏不住的失落了。情绪不对。原本是等大圣哥来了之后,好好的表扬一下自己。

就喜欢大圣那吃惊掉下巴的样子,老高兴了。

现在高兴的是白怡丹,她眼皮子底下都藏着笑意,俩小婊砸这次不得意了吧,该。大圣就不该惯着着这俩,净晓得出风头。

侯平安也想在班上显摆显摆,看看,我辅导的作文。都来崇拜我吧。

老子一个前世高中都没读完的,现在能够辅导出一等奖作文的学生了。这种心情,比从海宫出来还要爽啊。

甚至比罗本初提出的那个计划都让他心情爽得多。

毕竟一个爽得切近,一个爽得茫远。

但是接到个电话,老妈在县城里面来买药。去接人了。

秦腊翠买点降血压的药。

“给你带了点菜来。”侯平安在汽车站接到了老妈秦腊翠。秦腊翠手里提这个编织篮,装满了东西。

一样一样的给侯平安展示,挺自豪的那种。

侯平安哪里受得了这个?前世就是因为家庭原因,才混的。一直混着,就没有家这种感念,上次回去,还有些感慨,这次又来,心里说不水波不惊,真有点儿不可能了。

人间烟火,平常百姓,不就是这样吗?

“这是我试验的水果黄瓜,你自己开个火,别老在外面吃,也别吃食堂。大食堂什么油我不知道?都是调和油,用杂碎肉榨出来的。这马上要捡茶籽了,到时候我给你买二十斤茶籽油,你什么时候回就带学校里去。”

“放车上,我先带你买药,再带你去吃饭。”

侯平安提着菜篮子,放车后座,又拦着秦腊翠上车,坐副驾驶,还帮着系好安全带。

“这县城几步路,还开车搞什么?”

“我带你去那个最大的药房,那里的要好一点。”

上车带去药房了,然后带着秦腊翠进去。看她拿着纸条和买药的白大褂女人对药名。就随口问:“爸怎么不来?”

“打牌呢,管他搞么的。”

也挺好的,老年人打打牌,好事。

闲聊着,白大褂女人将药找齐了,侯平安去结账。被秦腊翠一把扯住了:“我有医保卡,我和你爸的医保卡每年买药都用不完,有时候买点洗发水什么的,你要不要,我给你买点。”

“我要那玩意儿干嘛?”

侯平安常年在外面洗头,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随即又笑起来。

“我自己有医保卡。”

秦腊翠也不勉强,买完药,出来,跟着上车。侯平安要送到家里去,秦腊翠不同意,非要自己去车站坐车。

送上车,秦腊翠就挥手:“你工作忙,走吧。我又丢不了。那个水果黄瓜是最后一茬了,可能有点老,你要削了皮吃,味道好点。”

侯平安还是看着汽车晃晃悠悠的开走了,然后又有了些感慨。回到学校,将菜篮子里的菜拿出来,都是一些家里的蔬菜。水果黄瓜,萝卜菜、辣椒和韭菜之类的。

侯平安宿舍里没开火啊,他就不是个做饭的。

发个信息:中午做饭不?

魏冉歆:???

侯平安:我家里送了点菜过来,你要是有厨具,就帮我做一顿。

魏冉歆:好,中午等我回来。

侯平安就不说话了,将篮子里的菜都洗干净了。然后用塑料袋装着,家里连个装菜的篮子都没有,太懒了。

然后搞完就躺沙发上刷手机。

中午的时候魏冉歆回来,看到侯平安将菜洗干净了,就摸摸他的头笑:“还不错,等着。”将菜给拧了下去,去她房间的厨房做饭去了。

等了莫约半个小时,魏冉歆开始往侯平安的房间里端菜。

菜就放在茶几上,跑了三趟,菜端完了,饭也端过来。还有碗筷。

盛了饭,递给侯平安,还不忘将门给关上了。

魏冉歆很喜欢这种样子,好像是小两口的感觉。尽管不知道今天侯平安是脑子抽了什么风,要这样搞,不在外面吃了,但是她还是挺乐意的。

“黄瓜有点儿老,我把皮削了,炒了吃起来爽口。韭菜给你做的,我冰箱里的三个鸡蛋,正好煎了个韭菜鸡蛋。辣椒炒牛肉,会把我呛死,这辣椒是秋辣椒,辣的很,味道冲,你少吃点,胃受不了。”

唠唠叨叨的像个小媳妇。

她当然不是想抱着什么希望,知道侯平安是什么样的狗男人。但是这种感觉让人迷恋,又让人遗憾太短了。

其实秦腊翠这一趟,将侯平安的心情抚慰的很平静了。

吃完饭,看着魏冉歆弯着腰收拾茶几上的残羹冷炙,因为弯腰而显得胸前沉甸甸的,还有撅起来的浑圆磨盘,又有点上火。

刚刚有点儿的平静,忽然就有点上火。

从后面抱住魏冉歆的腰。

“哎呀……被弄脏了,汤都撒了……我就知道,不该给你吃韭菜……”

嘻嘻哈哈的被侯平安抱进了卧室。

等再次整理衣服的时候,魏冉歆就白眼看他。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行为有些反常,女人最容易感觉得到。

侯平安就说:“已经发生完了。”

“流氓!”魏冉歆瞪他一眼,看自己的衣服都整理好了,没有明显的皱褶了,这才端着盘子、碗呀什么的,下楼去清洗了。

本来是想将曹玉涵和冉文淇的事情和他说一说的。但是现在啥都不想说了。

下午的时候,睡了一觉。左右没事干,去桃花县的那套房子里看了下,装修的进度正常,估计十一月中旬就可以交房子了。

给师傅们买了几包烟丢在那里,又给每人散了烟,坐着打屁聊天。

等下楼的时候,给老妈秦腊翠打了个电话。

“老妈啊,到家了吗?”

“到一会了,喊你那不落屋的爹回家做饭去。一天天的净打牌,什么事都要我操心。”

“那行,就这样,挂了啊!”

侯平安还没来得及挂,就听到秦腊翠的声音:“你什么时候去看芸芸啊。”

“不急,那个大个人了,你还操心她干嘛?就这样了啊!”

侯平安挂电话。

晚饭没得人做了,于是自己出去下馆子。想起秦腊翠以后要给自己送二十斤茶油来,他就脑壳痛,不会做饭。你让一个老大去做饭?

从混社会开始就没做过饭。

要不以后在常陵市的别墅请个家政做饭?一想又觉得很魔幻,他也不放心。

第一次走在街上,居然不知道自己要吃点什么了。这是穿越到这个世界上来之后,第一次感到了淡淡的茫然。

特么的居然忧伤了。

必须喝点,打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居然是黄毛的号码。不是罗本初,也不是潘建军,也不是黄胖子,更不是哪个女人。

打给了黄毛袁忠留。

“老板!”

黄毛的声音冷中带酷,这狗日的,居然也有了装逼的那味儿了。这就对头了,这样才能帮自己打江山、守江山。

之所以打给黄毛,还是下意识的将自己前世的烙印给带出来了。认为最为值得信任的还是这些在街头混的,帮自己打拼冲杀的人。

尽管现在不冲不杀,但是敢说将命卖给你的人,也是值得一起喝一杯的,不管真假。

“出来喝酒,三味卤居!”

“好!”

黄毛啥废话都没有,答应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最新小说: 预知未来的我,心声被窃听了 顶级鉴宝师 支付九十九元:为你缔造神秘葬礼 大医李可 从昆仑走出的绝世强者 我在亮剑当兵王 回到过去当钓王 重返1994 学霸的未来时代 开局败光三千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