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怎么是你(1 / 1)

第337章怎么是你

早上的阳光,也不显得多么的毒辣。

可站在这么广阔的演武场上,却让人有了一种局促的感觉。

实在是,刚刚一个早上,这里站着的人就实在太多了。

上一次有这样的场面,还真的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

单单是看着这些人,怕不是有了近千人之多了。

庞三无奈的看着这些人。

一想到这些人走后, 自己还要收拾演武场的卫生。

庞三甚至直接觉得自己头都变大了。

还真是不让人安生了。

可忽然间,庞三注意到了什么。

只见明理堂的苗宾副院正和几个高级律者和主管,竟然向着人群中,迎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庞三无奈的撇了撇嘴。

心中愤愤的说道,呵呵, 这应该是什么大人物来了吧。。

这些人,不过是生的好了一些。

有什么可以牛气的。

一边想着, 庞三一边看了过去。

果然, 就见苗宾殷勤的跟这什么人打着招呼。

呵呵,这还真是来了了不起的大人物了。

而忽然,只听其中的一人说道“这位是都城来的四星律师。

齐镇,齐律师。

大家来见礼问候吧。”

只是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唬的庞三甚至差点连下巴都掉了下来。

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时候,德林府竟然来了四星律师?

什么,什么,还会稍后举行一星律师考试?

听到了这些的庞三,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都有些不够用了。

而后,下一秒,他的脖子就跟别人一样。

想要把那个四星律师的样子,映在脑海里。

似乎别人也是这么想的,一时间,很多人都向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而身处人群中间的谢琴也曾经设想过,他如果介绍了齐镇的身份,那么其他人会是什么态度。

但他还是低估了, 齐镇这种四星律师, 对德林府这种偏远地区的震慑。

单单听到四星律师这个名头,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愣怔了。

四星律师,那是什么概念。

几乎已经可以说是这里的,所有在场的人都没有见过的高度。

要知道,德林府连一星律师都是凤毛麟角。

每個律者堂一般都会有一个一星律师,作为院正。

镇住场子。

可这个院正,却往往都不在律者堂里面。

例如明理学院的院正师阳夏,就几乎常年都在外面。

据说是在运作提升的事情。

所以,明理堂的日常事物。

几乎可以说,是苗宾全权做主了。

其他的律者堂也大体都是这样。

这些院正,基本本身也很少接案子了。

律者堂会借用院正的律师身份。

而同时,也会分红给院正。

所以,平时,德林府这里,可以说是,连一星律师都找不到。

更别说这种四星的高级职业者了。

谢琴附近的一些人,当听到了谢琴的介绍之后。

多少人都纷纷的侧目起来。

待看清齐镇的模样之后,更多的人,会觉得更加的新奇无比。

原来这就四星律师啊。

果然,气质不凡!!!

怪不得人家是四星律师呢,看看这气质。这是阿猫阿狗能有的吗。

我的天,这是一个金丹修士啊。我这辈子也能见到金丹啊。

哇,这个四星律师好帅啊。也不知道他婚配了没有。这要是能嫁给这样的,这辈子也值得了。

不是吧,真的是四星律师?

一时间,所有人心中,都是各种念头,疯狂转动着。

谢琴用神识,看了看周围。

当看到,有人安静。

有人侧目。

有人交头接耳时。

他心里默默的点了点头。

谢琴还是很满意这种效果的。

这种震撼的消息,就应该自己,这个律者协会的会长来宣布。

只有他才有这样的地位和公信度。

可这还没有完,因为谢琴很快的发现了。

事情似乎再往另一个方向发展。

谢琴慢慢的发现,这个效果似乎是太好过了头。

因为,就在他介绍完之后,所有人却似乎被吓到了一样。

足足过了四五秒钟,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接口。

一时间,现场,竟然有些冷场了。

对的,就在谢琴说完后,现场,竟然没有人说话了。

对的,所有人都目光惊讶的看向那个玄衣的齐镇。

大家的目光是那么热忱,是那么的主动。

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羡慕。

可就是没有人说话。

一句话概括起来。

现在就是有些冷场了。

对的,就是冷场了。

不论苗宾还是什么其他人。

大家都不说话,都在看着这里。

这就有些尴尬了。

谢琴再次清了清喉咙说道:

“呵呵,大家不要太过拘谨。

齐律师也不是经常过来的。

大家可别缺了礼数。

让人觉得我们德林这里,太过无礼。

你们还不快点前来,跟齐律师见礼。”

谢琴的话,虽然内容上,有些责备的意思。

不过语气却并没有什么变化。

还是那么儒雅,还是那么平易近人。

只是在说完这句话时,谢琴还不忘瞪了苗宾一眼。

仅仅一个眼神。

苗宾甚至觉得自己浑身都是一颤。

苗宾此刻心中也是念头急转。

刚刚他也是一时想的多了些。

单单看到谢琴前来,还可以说是律者协会的会首,兴之所至,一时来了兴趣。

所以听到了有律者想要决斗的消息,这才来这里看看。

可齐镇的出现,却一下子透露出了不同的意味。

如果连四星律师,都来看一个不入流的律者决斗。

那这里面的事情,可就有些诡异了。

要知道,两个武林高手,不会去看两者稚童之间的打闹。

同样的道理,一个修为至少金丹的修士,有怎么可能对两个还没筑基的人的所谓决斗,有什么兴趣。

这完全不合常理啊。

凝脉期的决斗,说是修士直接的争斗,但其实样子上,与一般的武夫打斗,也没有太多的不同。

就算他们想运使灵符,也会因为灵力水平太低。

而对于灵符的要求很高。

事实上,适合凝脉期使用的灵符,并不算太多。

实在是就算给了他们好的灵符,也不一定能够发挥出灵符应有的作用。

这也就是马京和墨强,明明用的都是一样的灵符。

可效果上却天差地别的道理。

修为本身就限制了他的天花板。

而现在,这种不入流的决斗,竟然能够吸引金丹期的修士前来观看。

这本身就有些不合理了。

苗宾一辈子都在钻营各种关系,一个眼神都能看出六七个意思的主。

碰到这种事情,他自然不可能轻易的过去。

苗宾心中念头急转,也在想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变数。

齐镇的到来,会不会另有什么目的。

他这一沉思,可不就显得有些怠慢了。

谷燂

而看他没有什么表示。

马星纬和左黎明也不好提前去做什么动作。

免得显得自己有些太过心急去献殷勤。

要知道,苗宾的身份,在明理堂那可是高人一等的。

不等苗宾的反应就去做什么,单单是这一点,就是僭越了。

身为懂规矩,守规矩的律者,又怎么可能在这种小事情上面,失了分寸。

于是,左黎明和马星纬,都保持了应有的克制。

两人都在等苗宾先反应和行动。

而苗宾却似乎有些发愣了起来。

就这样,一时间,场面有些冷了。

而有了谢琴的提醒。

苗宾这才似乎如梦初醒一般。

他立刻点头拱手施礼道:

“哎呀呀,看看我。

呵呵,一时竟然有些失神。

实在是齐律师的名头太大了。

在下这才有些失神了。

还请齐律师见谅。

在下德林府,明理堂苗宾,拜见齐镇齐律师。”

苗宾说完这话,马星纬和左黎明也赶紧一起,称了自己的名字,与齐镇进行见礼。

一时间,气氛一下子活络了起来。

就仿佛刚刚的尴尬,完全不纯在一般。

而看到三人这个态度,齐镇也不倨傲,只见他对着众人,团团一揖,一一还礼。

口里直说,幸会幸会。

而这时,苗宾也似乎放下了心结。

只听他神色和煦的对着齐镇和谢琴说道:

“呵呵,今天真是高朋满座啊。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不知齐律师前来,我等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苗宾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用眼神仔细的打量齐镇的神情。

一般这么说的时候,其实就是以退为进了。

这么说,看似让齐镇恕罪。

实则是打探齐镇这次来的目的和虚实。

也是想知道,齐镇为何会来到这次的这个决斗场。

与其东猜西猜,不如从对方的口中,来的才是可靠的。

侵润在名利场数十年的苗宾,哪能不懂这个道理。

而他懂,齐镇自然也是懂得。

果然,听到苗宾这以退为进的话。

齐镇直接回道:

“呵呵,苗副院正,这是说的什么话。

今天分明是我们不请自来。

哪里有什么怠慢之处。

苗副院正,实在是客气了。”

齐镇先是直接为苗宾开脱,用时还起了下面的话题。

这么说的用意也很明显。

一边安慰着苗宾。

一边不咸不淡闲聊着。

而听到这话谢琴却忙打开话题说道:

“呵呵,好了,苗副院正。

有话我们不如稍后再说。

大家难道就这么一直站着说话不成。”

说完,谢琴还不忘故作嗔怒的看了一眼苗宾。

看到谢琴这个眼神,苗宾心领神会。

这是谢琴有意为自己开脱了。

既然他试探不出这个齐镇到来的目的。

那么确实,说话也不急于一时。

想到这里,苗宾立刻接道。

“呵呵,瞧我这记性。

来来来,齐律师,谢会长,我们去观礼台说话。”

一边说着,苗宾一边侧了一下身子。

要把几人向着观礼台的方向让了过去。

而转过头来,苗宾却对着庞伟得喊道:

“快,快,你们,你,去收拾出几把椅子。

迎接齐律师和谢会长。”

听到苗宾对着自己呼喊,庞伟得却一点恼怒的意思也没有。

领导能够想起你,那就是你的荣幸啊。

庞伟得哪里还能不懂这个道理。

只见,他直接满脸堆笑的说道:

“回苗院正,椅子什么的已经备好了。

而且还准备了香茗,一会儿就来。”

一边说着,庞伟得整个肥脸都甚至兴奋的有些颤抖起来了。

能够服侍四星律师,这本身就是荣耀啊。

庞伟得甚至亲自搬了两把椅子过来。

看到庞伟得这么有效率,苗宾甚至有些对这个胖子刮目相看了起来。

这实在是有些让他意外了。

苗宾勉励的看了一眼庞伟得。

仅这一眼,就让这个两百多斤的胖子,骨头都松了三分。

而苗宾也顺势往旁边一个闪身。

让出了一条道路。

引导着众人向着观礼台走去。

到了观礼台,苗宾这才发现,那个胖子确实说的没错。

这里果然已经重新的摆好了几个椅子。

而且椅子旁边甚至还有茶台。

苗宾很欣喜,看来那个胖子还挺有效率的嘛。

他这样想着,一边要求齐镇和谢琴入座。

苗宾开口说道:

“呵呵,感谢诸位远驾光临。

令我堂蓬荜生辉。

那么,现在大家就亲入座吧。

有话我们坐下再说。

而且时间,也快临近了。

决斗也要开始进行了。”

苗宾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左右示意了一下。

引导大家入座。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

雍容大气。

随着苗宾的动作,慢慢的,大家也都入座开来。

而这时,苗宾这才发现,身边的马星纬似乎呆愣住了。

只见他看着齐镇所带来的那些人,愣愣的出神。

口中似乎还在念叨着什么。

看到马星纬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苗宾满脑袋问号。

他这是怎么了?

一边这么想着。

苗宾,也向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

苗宾甚至觉得他整个人的魂魄都要离体了一般。

只见苗宾竟然像是见了鬼一般。

叫道:

“师,,师,,,师院正!

师院正,您怎么回来了。”

随着苗宾的这一声,立刻,在场的所有人都转过头去,看向了苗宾眼看的方向。

这时,大家在注意到,刚刚跟在谢琴和齐镇身后的人群中。

竟然有一个中年人。

实在是刚刚这个中年人,站的太过靠后了。

这才一直不显眼。

竟然让众人都完全没有注意到。

此刻再一看,此人不是德林府,明理堂的院正,师阳夏,还是何人。

而看到了师阳夏,左黎明和苗宾都有一种错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师院正,他回来了?

他回来了!

最新小说: 非凡人生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我杨过誓不断臂 混沌雷修 酸梅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仙家有田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我可以爆修为 天龙八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