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书院 > 武侠修真 > 我做古籍修复得天道 > 第353章 子非鱼,焉知鱼

第353章 子非鱼,焉知鱼(1 / 1)

拥雪山庄。

魏渐离将手中的符信揉捏城一团。

轰的一声,符信燃烧成灰烬。

面色铁青,看了看对向身穿蓝色云海纹宽袍的拥雪山庄庄主慕江陵。

慕江陵笑了笑,问道:“圣帝可精通兵法?”

魏渐离想了想,说道:“历朝历代,兵家圣人所著的典籍自然都通读过。”

慕江陵斟茶,小口慢喝, 将茶杯放在桌面的时候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不就得了,你是被圣帝的名头唬住了,太岳书院的兵家弟子各个都是通读典籍,可成为兵圣的又有几人。领军之道,通读兵家典籍之外还需要有审时度势察微知著的洞悉能力及其敏锐的战场嗅觉,出类拔萃分析推断能力。这些都是圣帝所不具备。圣帝亲征, 充其量不过是鼓舞士气,难道会亲自指挥战事?更不可能临阵换帅,这是兵家大忌, 眉阳之战,该怎么打还怎么打。”

魏渐离思索半响,点头,“我有点明白慕老的意思,你出庄不?”

慕江陵笑了笑:“我尽可能的帮你盯住佉罗骞。”

魏渐离内心踏实了。

子夜时分,魏渐离出山庄,飞舟破空而起,看着掩映在古树林中的山庄,魏渐离反反复复回味自己和慕江陵的谈话,人自嘲的说了一句,“我确实是被圣帝給唬住了,圣帝亲征,到也不见得全都是坏事。至少兵败,天下人会说圣帝越殂代疱,而不是我指挥无方。”

胭脂郡东北。

四轮车辇就像移动的行宫,镶嵌在车辇顶部的明珠将宽敞车厢内部空间投射的亮如白昼。

车辇内平放着大周北境的沙盘,制作精巧, 媲美李相白在都城御书房内看到墨家天工所制沙盘。

沙盘的四周围坐着大苍元帅苏慕台、统管长生殿的大将军刺邑及其修罗界的斩王佉罗骞。

有可以飞行的黑鸦军侦查, 搜集情报便利,眉城方向大周军队部署已经清晰的标注在了沙盘上。

“大周三十万左右军队临水部署成五个大阵,东、西绵六十多里,这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架势。”刺邑说道。

斩王佉罗骞身材魁梧,体型和刺邑不相上下,五官刚正,浓眉下的大眼幽邃且给人智慧的感觉。

一身紫色蟒袍,腰间束着玉带,耳垂肥大,浓密的黑发顺着后颈垂落,一点都没有总喜欢将自己遮藏在袍子里面的婆稚那种诡秘感。

视线从沙盘上收回来,佉罗骞靠在身后的软塌上,神情略显寡淡的说道:“元帅麾下大军加上黑鸦军有四十万,兽军五万,大周在眉阳城外陈兵三十多万,不谈兵法韬略,单纯的比较军士之间的骁勇剽悍,大周都是要逊色一筹,何况元帅还有兽兵,魏渐离的这个阵势部署有点侮辱人。”

元帅苏慕台笑了笑:“其实也算是一个有讲究的部署,大周有符弩,利用符弩对冲阵的骑兵、兽兵造成大量的伤势,大周铁骑守住两翼,只要能将我军步兵死死的按在大周军阵的中路,发挥出符弩的杀伤优势,还是有的打。”

“打个屁,符弩还能射穿血海的血蚊和孟公麟的境画。”怯罗骞嘲讽的笑了笑。

双手在空中揉捏,能变化出各种兵刃的斩王佉罗骞手中多了一个小巧的九寸钉耙,钉耙勾在沙盘上眉阳城外代表大周军队的白色小旗,佉罗骞一拉,所有的白色小旗轰一声破碎。

车辇继续前行,大军如黑色浪潮一样推向胭脂郡郡府眉阳城方向,军队通过的河道中,一名水甲符兵慢慢的自水中冒了出来。

周身不带滴水,水甲符兵看了看远去的大苍军队,人又没入波光粼粼的水面当中,彻底的消失了进去。

如出一辙的画面屡屡出现在大苍军队通过的原野当中。

水洼中有水甲符兵冒出,被高速驰骋骑兵踩踏过的坚硬地面有土甲符兵钻出,枝繁叶茂的古树当中也有木甲符兵在大苍军队、修者经过之后无声无息的现身。

斗转星移,胭脂郡眉阳城。

巨大的鯤方舟落地,不久之后女帝姬西楼出现在眉阳城的郡府大殿内。

谷蜞

大殿中布置了沙盘,大苍大军的南下线路,大周军阵的部署一目了然。

李相白安安静静的站在岳寒山的身侧,没有出声,目光时不时的瞄一眼女帝。

女帝清瘦了不少!

李相白是先于女帝抵达眉阳城,但并没有逗留在城内。

掌管大军的是左丞相,女帝没有抵达之前,天炉战法无从谈起。

所以李相白北上亲自侦查。

有可以借助地形遁形的水甲符甲、木甲符将、土甲符将,自身又擅长彩妆术,可以遮蔽气息,还有窃听神技风语术,李相白可以做到大周最出色斥候都望尘莫及的事情。

李相白吸取了经验。

当初从扈阳城外撤出,剑修弟子、金吾卫利用木鸢空中警戒,结果就有剑修弟子被除苏射杀。

左丞相、太尉是派遣大量斥候、修者北上侦查,可哪有自己的符兵便利,只要不遭遇梁白门、除苏、刺邑这样修为臻于化境的高手,万无一失。

给眉阳城内的岳寒山留了白玉兔,女帝抵达,岳寒山以白玉兔传送消息,手中拿着白玉龙的李相白被十五带到了眉阳城和女帝汇合。

大殿内左丞相手指沙盘,洋洋洒洒的说着自己的排兵布阵,拒敌之道。

也并不死板,左丞相和太尉都是大周的兵家半步神圣,修为和太岳书院的院长左公明同境,掌握兵权,通读典籍,有真材实料,非浪得虚名。

采取的是“中路突破”的战术思想,五个大阵,先以符弩攻击,伤其大苍军队冲阵的中路重甲兵,随后步兵方阵分层次投入。形成三到五个梯次,大周重甲兵在中路,凿阵攻击,左右侧翼的步兵军阵分成鱼鳞状的小方阵,按梯次配置,一队一队自大苍侧翼穿插,直捣心对方中军,骑兵则负责牵制大苍轻骑迂回。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鱼鳞阵。

华国历史上最早出现就在春秋战国时期的经典阵法,步兵和战车相间交错,浩浩荡荡、气势磅礴。进可以攻,无坚不摧;退可以守,固若金汤。谓之鱼丽之阵,后被称之为鱼鳞阵。

华国历史上那些个将鱼鳞阵应运到娴熟极致的将军还增加了很多变数,比如在鱼鳞阵中编入手持钩镰枪的长枪手,专门在盾牌兵的配合下割马腿。这些针对骑兵的变化在左丞相的鱼鳞大阵中是没有的。

左丞相洋洋洒洒陈述完毕,围在沙盘四周的随军策士有赞叹声发出。

“丞相用兵如神,此鱼鳞大阵既能发挥我军符弩、步军优势,又扬长避短可克制大苍骑兵,此阵能破敌。”

“庄国西南之战,如若以此阵破敌,或许早就拒敌于境外了。”卫武大将军梁石楷说了一句。

李相白挑眉,“这话刺耳呀,明显是在损老太尉。”

胭脂郡是昔日文王姬渊的封地,文王兵权上缴,人在京城赋闲,此番大苍南下,文王也是随军。

熟读兵法,文王姬渊暗自点头,心道:“左丞相此阵甚妙,是能扬长避短,但隐患之处就在于后翼薄弱,一旦中军扛不住大苍军队冲击,全盘崩溃。”

老太尉秦汗青心胸开阔,听得出来梁石楷的弦外之音,但赞赏左丞相的排兵布阵,点了点头,老太尉说道:“此阵确实精妙,重在进攻,尾翼是弱点,但此弱点又被丞相部署的弩兵保护妥帖,丞相高明。”

岳寒山看了看女帝。

姬西楼回了岳寒山一个秒懂的眼神,视线看向李相白,女帝开口:“李伯爵看法呢!”

“都叫伯爵了呀!”

李相白嘴角稍微的挑眉,脱口而出:“子非鱼,焉知鱼!”

浓烈的否决意味。

最新小说: 我的遂心如意 我在洪荒搞基建 破阵录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天劫摆渡人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