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书院 > 武侠修真 > 破阵录 > 第二十一章 群狼

第二十一章 群狼(1 / 1)

客栈的屋顶在夜空中被一股巨力轰然震破,沈沐川的身影从中一跃而起,随即七八道身影尾随着跟了上去,领头一人便是那一袭紫衣的莫西东,此人一脸傲狠神色,自恃武艺高强,手中紧握一柄精钢铁骨扇,随后跟着的,便是手持长短双剑的江离,余下众人各自模样古怪,手中兵器也不一而足,或刀或钩,千奇百怪,想来这江延城中,赏金游侠的顶尖战力似已齐聚于此。

沈沐川背负明月提身强起,手中运掌如风,虽是出掌飘忽,但掌下所运的却是剑法套路,此刻似撰狂草,如握千钧,阵营上虽是以一敌众,但战局之上却是众难敌寡,眼前一众人攻势居然被沈沐川一人死死压住,而孙青岩与墨止更是早已不知所踪。

众人斗得十数招,沈沐川立于房屋瓦顶屋脊处,占得居高临下之位,粗布麻衣的穿着之下,这位剑道天才仍有渊渟岳峙之势,八名游侠围着沈沐川亦再次稳住身形,莫西东上前一步,语气傲然:“早听说过你武功颇高,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我们要的是那个孩子和魔道青辰,与你无关,你早已是江湖上人人唾弃的对象,我们不屑与你相争。”

沈沐川听他话语,分明是有意斗气,心中却也不起波澜,只是笑着说道:“江湖虚名,老沈我早就不在意了,你们爱说什么说什么,但那两人,我今日是保定了,你们若要带他俩走,也得问问我这老酒鬼答不答应。”

莫西东纵然心高气傲,但沈沐川当年何等风华他也是知晓的,方才交手之下只堪堪数招,自己虽携众围攻,仍是屡屡受挫,自己肩头甚至被拍了一掌,此刻仍一阵火辣辣地疼痛,若是硬拼,自忖绝非对手,但他此刻面容上却是一派镇定,说道:“你既然不识抬举,那我们也便得罪了!”说罢,铁扇再度朝着沈沐川点去,一众游侠见莫西东发起攻势,再度前跃围攻,沈沐川冷笑一声,运掌出手与众人拆解起来。

其实眼前众人虽是城中顶尖战力,但在沈沐川看来也不过尔尔,若要击溃原非难事,只是方才众人骤然发难,沈沐川早与孙青岩商定,由自己拖住眼前众人,孙青岩带着墨止逃离江延城,此刻手中运招不停,心中也没有停了思索,心中暗自计算着等孙青岩二人离开江延,便找机会抽身撤退。

众人酣战于屋顶处,其中一名游侠身高逾九尺,好似铁塔,一身虬结肌肉,手中舞一对香瓜铜锤虎虎生风,站在众人之前,犹如一堵高墙,手中铜锤只顾迎风狂舞,也无甚招法,沈沐川微微皱眉,心道若是这一力降十会的套路未免把自己想得也太简单了。心中这般思索,身躯已是迎了上去,那壮汉一见沈沐川主动突进,双锤猛地擂了下去,岂料沈沐川这一进不过虚势佯攻,侧身微微一闪,便轻而易举地让过了这石破天惊的一击,旋即剑指一递,朝着壮汉胁下重重点去,只听得咔吧两声,那壮汉惨叫一声,竟是被这剑指硬生生折断了两根肋骨,这一下双锤威势顿时大减,但饶是如此,仍是重重擂在屋顶之上,爆发出一声巨响。

沈沐川嘿嘿一笑,未及多说,余光中又是数道铁光飞闪,竟是莫西东等人再度攻了上来,沈沐川心念一动,左掌又是一托,正拍在那壮汉腕部,这一掌看似轻若无物,实则运上了自闲心诀中的高深内功,那壮汉只觉手上剧颤,竟是难以自控地将铜锤扬着丢了出去,直直地朝莫西东等人飞了去,这一下力道竟是比方才那震地一击更为迅猛,莫西东与江离二人不及躲闪,又冲在最前,慌忙之中各自强运内劲,二人抬掌硬顶一锤,但这一顶之下,手臂一阵剧痛,紧接着麻木感便直冲上肩头,一时之间双臂由彻骨之痛变为全然没了知觉,而铜锤前进势头几乎全无停顿,顶着二人继续朝前疾冲。

身后几人一见剧变陡生,连忙各自以掌抵莫江二人背心,以求联合众人之力将铜锤拦下,然而众人甫一接触,均感到一股洪流般的巨力从锤身上汹涌澎拜而至,众人尽皆惨嚎着倒跌而去,最前端的莫西东与江离更是双臂瞬间化作紫红色,想来是血脉尽数崩开,自半空中重重地落在地面。

莫西东双臂之上剧痛之甚只觉胳膊几欲断裂,再看看身后众人,江离功力稍弱于自己,此刻面色惨白,一脸颓相,其余众人尽皆仰面粗喘,功力稍弱些的,连虎口都被震得一片血红,他心中惊惧,一直以来,他自恃武艺高强,率领江延城一带的赏金游侠已是颇有名望,这次早早收到消息欲要拦截沈沐川一行人,着实让他心中大为兴奋,若是能一举捕获魔道青辰,将无厌诀收入囊中,并拿下乌袖镇血案唯一幸存者,可谓名利双收,眼前的沈沐川在他看来不过是个遁世多年的酒鬼罢了,一个十几年前的剑客,在莫西东的印象中,也不过尔尔。

高傲的他因此忽视了江离当初的劝诫,强行率众与沈沐川开战,不想却落得这般惨败,正思索间,只听得“砰”地一声,那壮汉亦是从屋顶沉沉落下,也不知沈沐川又用了何等手段,那壮汉此刻浑身僵硬,显然被人以极重手法封住了数门大穴,而沈沐川则是洒然落地,一脸幸灾乐祸地望着这一地伤号,口中“啧啧”不止:“让你试你还真敢试啊!”

沈沐川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莫西东身边,坏笑着问道:“我且问你,是谁给你的消息,说我们要来到江延城?”莫西东冷笑着摇头,此刻的他虽仍是一脸冷酷,但心中实是早已虚浮,此刻强压心中愤恨,说道:“沈沐川,你武艺虽高,可你却小看了赏金游侠的情报网络,这个江湖,无论哪里有钱可赚,赏金游侠的线报便会到达哪里,乌袖镇血案的嫌犯,如今赏金已达到了三百两,魔道青辰也是朝廷多年来的通缉钦犯,悬赏金也早达到五百两,如今这二者若是合二为一,便名震江湖的奖赏,名利双收,这等买卖,早就传遍大江南北,你纵然武艺通天,又能护他们几时?”

沈沐川听他这般说,心中只觉暗暗不妙,当即说道:“你们莫非还派了其他人拦截老孙?!”莫西东闻言,惨笑连连:“哈哈哈哈哈,沈沐川,我还以为你有多聪明!这么简单的调虎离山之策,你都识不破?你以为我们几个便是这江延城中最强的赏金游侠了吗?实话与你说,我们几人的目的,便是将你纠缠在此地,江延城中最强的赏金游侠,早已将那青辰拦下了!”

“你!”沈沐川心中怒极,也不再理会旁人,径直将莫西东单手拎了起来,吼道,“那人究竟是谁?”

莫西东也不隐瞒,但眼眸之中满是讥讽笑意,他一字一顿地说道:“玄婆。”

沈沐川一把将莫西东甩在一旁,几个纵跃便朝着城西跃去,他虽奔得快极,耳畔仍是传来莫西东张狂地呼号声。

“赏金游侠是群狼!群狼!沈沐川,你挡不住的!”

往昔巷中,阵阵鬼哭像是带有生命一般在墨止的耳道里不断地冲撞回响,几乎要将少年的意识都尽数吞没了去,墨止眼前是一片昏默幽深的街道,四下里的纸人棺材铺子中阴风阵阵透体而过,让他汗毛一阵倒竖,连头发都几欲炸起,目之所及,那些铺子里的惨白色纸人和诸般丧葬仪器此刻好似有了生命般,在原地抽搐不已,仿佛下一个瞬间,便要冲到自己的面前,将自己撕得粉碎。

眼前更是黑影绰绰,无数双阴冷的鬼手好似从眼前一片幽暗的街巷中爬了出来,几乎要攀着自己的脸庞将自己一步步地拉入幽魂地狱一般,而脚下也瞬间化为阴冷粘稠的忘川之水,墨止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变得冰冷、僵硬,知觉一点一滴地被从体内抽离出去。

正当此刻,一只宽厚手掌猛地摁在自己天灵之上,霎时间,墨止只觉一股暖意自天灵处缓缓扩散到全身,方才被阴冷感占据的身体,此刻渐渐恢复了温度与知觉,他精神为之一振,头上冷汗直冒,蓦地才发现方才眼前所见居然皆是幻象,双耳中鬼哭声渐趋安静,方才终于听到孙青岩的声音。

“少东家,按照心决运功抵抗,莫要被这哭声乱了心智!”

墨止闻言,当即循着自闲心诀所载,运起内息周游全身,登时一股融融暖意自丹田气海之中升起,方才心中的恐惧、焦躁也渐渐消弭,此刻他终于看清眼前这个名叫玄婆的人,只见此人果然是一名老妪模样,一身黑衣如同丧服,满头花白头发,肤色阴沉得可怕,皮肤亦是由于年老岁驰而难以遏制地下垂了去,连同眼角都沉沉地垂了下去,望之更显丧气,此刻手中持一根竹杖,双眼空洞洞地望着孙青岩。

孙青岩见墨止已恢复神智,心中也大松了一口气,随即对玄婆喝道:“他不过是个孩子,你施展‘黄泉调’未免也太过阴毒。”

玄婆闻听他说话,忍不住笑了出来,只是这笑声,比之方才阵阵鬼哭,更显得粗粝低沉,听着极是刺耳:“嘿嘿嘿.......老婆子只管拿钱办事,什么孩子......在我眼里,只不过是一袋子赏银罢了......”

孙青岩也不接她话茬,上前一步,居然拱了拱手,说道:“玄婆前辈,你我当年皆曾效力于圣教麾下,今日能否看在天劫教主的面子上,行个方便?”

玄婆拄着那竹杖,步履蹒跚地朝前挪了几步,口中低声念叨:“天劫......天劫......嘿嘿嘿,若不是天劫那个老匹夫强行将我异鬼道吞并,我一家人何至于埋尸中原?你若是不提那老匹夫,我这老婆子兴许还能饶你一命,但你偏偏愿意提那猪狗不如的老东西,那老婆子只好将你们两个人一同送到幽冥阴殿了......”

说罢,玄婆手中竹竿迎风骤响,刷拉拉地一面白幡竟从竹竿上徐徐展开,墨止这才看出,这玄婆手中的并不全然是一支竹竿,竟是一面招魂白幡,此刻月色散发阴惨白色,映着眼前老妪直如勾魂使者一般。

孙青岩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前辈苦苦相逼,青辰便要得罪了。”

最新小说: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天龙八部 非凡人生 我可以爆修为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酸梅 混沌雷修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仙家有田 我杨过誓不断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