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书院 > 武侠修真 > 破阵录 > 第三十七章 回归

第三十七章 回归(1 / 1)

雍少余身躯倒转而回,脸上渐渐浮现出一阵难以置信的神色,身后玄岳峰五名弟子此刻也闻声聚集过来,但除却方泊远之外,余下众人皆未能看到方才一幕,然而饶是如此,众人一见眼前这般情势,尽皆面露惊异不解的神色,原来眼前竹林通路,已是被一片暗红色厌恶笼罩弥漫,更伴随着一股异样香气,雍少余连忙喝道:“捂住鼻子,这红烟有毒!”

五人一听,立马扯下衣襟裹住口鼻就此急退,雍少余虽是功力精深,此刻也不愿以身试毒,不得已也只能暂避其峰,但他望着眼前暗红烟幕,心中极快地闪过两个字。

荧惑!

原来方才,雍少余尽起雷霆之威,劈波斩浪一般追到两人身后,原本以他功力之盛,单单仅凭一掌之威,莫说是墨止不会与雍少余交手,即便是当时两人合力,也绝难抵御,正是在那般危难时刻,叶小鸾黄袖一扬,居然洒出一片暗红色烟幕抵在两人身后,而那暗红色烟气竟是迎风便长,异香扑鼻,顷刻间便弥漫四下,若是旁人不识进退闻入鼻中,登时便要昏死过去,即便数日后醒来,仍不免浑身痒麻个十几日方才得休。

墨止抱着叶小鸾朝前一阵猛突,听觉身后居然再无师傅追击的声音,心下这才稍稍放松,低头一见,叶小鸾脸上一片娇俏红晕,眉眼含春之下尽是柔情,他虽不懂少女心事,但也看出她神色有异往昔,于是便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脸怎么这样红?莫不是受伤了吧。”

叶小鸾初时不语,但架不住墨止反复询问,终于轻笑着拧了墨止臂膀一把,笑道:“要你管我!我且问你,你为何要救我?让你师兄带你出去不好么?”

墨止稍稍一怔,说道:“我本就是御玄宗弟子,遇到师兄自然可得出去,但你若是被师兄发现,少不得要被带到我师傅面前,你又不是门内弟子,却还修行宗门武功,若是被他们逮住,你这一身武功还不得被废去?”

叶小鸾嫣然一笑,心中念叨:“这小子终究还是为我着想的。”

想来她与墨止两月以来相处融洽,又见墨止平日里努力勤勉,已生出好感,但她多年来毕竟独居寡身,心中虽有情苗渐茁,终是不愿吐露,且自家师傅当年也曾言说,正道武林,尽皆追名逐利,不过皆是伪君子罢了。她自幼听教,自然也对名门正派并无好感。故而一直独自按捺情思,如今被墨止一把搂抱起来,算得上舍身相救,当即一阵神酥骨销,心中欢喜难以名状,忍不住在墨止怀中蜷缩得更紧了几分。

“喂,拿我当驴呐!”此刻墨止一句话语登时将她从思索中拽了出来。

墨止轻功一收,便站到竹屋前,见叶小鸾今夜实是大为异常,于是一脸疑惑地问道:“你今天没事吧?你怎的和我师兄遇到打起来了?”

叶小鸾“哼”了一声,便从墨止怀里跳了下来,背着手说道:“我怎么知晓!我夜间睡不着,出去林中转转,突然就遇上那么高个子莽汉,那人见我也不说话,冲上来便要与我动粗,我只能和他斗上一斗,谁想到你那个师傅突然也窜出来,那么高的功夫,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也真不怕羞!”说着,似是鄙夷地吐了吐舌头。

墨止入门以来,虽一直未及行拜师礼,便闯进了竹海不曾得脱,算起来在这片竹海中的时日居然远远久于他在玄岳峰的日子,但他却心知诸位师兄弟皆是善良磊落之人,雍少余更是外冷内热的个性,心中早就颇感敬仰,听叶小鸾如今这般说,也略感不妥,便说道:“你一直久居御玄宗禁地中,也难怪他们以为你是外敌入侵,再加上我失踪了两个月......”

叶小鸾听他所说,心头忽地生出恼怒,原来这两月相处,自己在他墨止心中,竟还不如短短相处几日的师傅师兄,当即脸色一冷,全无方才温柔,说道:“呵!我就是外敌入侵,我师傅就是到你们这名门正派偷东西的贼人,我是我师傅的徒弟,自然就是那贼女了!你失踪两个月也全拜我所赐,你既然舍不得他们,你此刻便走!莫要再与我这贼女为伍!”

墨止见她先是温柔可人,再是突然冷若冰霜,一时之间也是心觉怪极,一时之间回想当年乌袖镇中许多姑娘,似是也有过这般时而开心时而恼怒的样子,心中暗叹怎的天下姑娘脾气莫非都这般古怪难测?眼前这位可说是脾气古怪的祖宗了!

但无论心中如何想法,此刻也只能苦笑着说道:“我念着师傅师兄,可我不还是救你出来了吗?旁人不知,我还能不知?你心地善良,相貌清秀,若说天下有什么贼人,可轮不上你,但凡贼人哪个不是獐头鼠目,怎会有这般漂亮的贼女在呢?”

叶小鸾听他这般说,心中着实大喜,但脸色上却只是稍稍一红,在夜色中也不甚明显,语气仍是一阵冷漠:“用不着你宽慰我,我是什么身份我清楚得很!”说罢,便快步回了房间,其实并非她不愿再说,而是听罢墨止所说,脸上愈发火烧,再不回屋只怕满脸通红被墨止看了个明明白白,只留下墨止站在原地一阵不明所以。

“喂!你刚才发的那红眼叫做什么名堂?到最后也没告知与我呀!”

叶小鸾的声音从房间里冷冷地传了出来:“那是我师傅独门的功夫,她曾叮嘱我不可随意告知别人,可我还有一事要问你。”

墨止说道:“有话便问。”

“若我不放你出去,你可愿留在这里陪我?”

墨止心道:“你不放我出去,我不留下还有什么别的选择么?”

但此刻回想起叶小鸾两月以来与自己每日相伴,也知晓她本身也是苦命人,十几年独居竹海,好似囚居一般的日子,一个少女有多少难事,她皆一力承担,若是遇不到方还罢了,如今既然相遇相处,墨止将心比心,心中也生出许多同情亲近之心,当即略做思考,说道:

“若是出不去,在这里照顾你,也无不可。”

叶小鸾的声音停滞了片刻,随即又说到:“若是你有朝一日出去学成了本事,可还愿陪着我?”

墨止想了想,说道:“若是有一日学成本领,得以报身世血仇,照顾你自然也没什么不可。”

叶小鸾似是连喘了几口气,语调复归平静,说道:“好,有你这句话便好,早些睡吧。”

墨止被她说得又是一阵不明所以,但此刻身躯疲累,转身也便回了自己房中。

今日时隔两月,终于再次遇到师傅师兄,着实是让他心中喜悦,可见两月时光中,师傅师兄一直在寻觅自己踪迹,甚至找到了这竹海之中,可见自己不日或许便可回到玄岳峰中。

然而转念一想,自己若是就此离去,叶小鸾该当如何?她虽脾气古怪,但终究是个善良之人,两月来从不曾伤害自己,但她与她师傅偷学宗门武功,按照门规,实是重罪。墨止心中打定主意,无论自己是否获救,决然不可提出叶小鸾之所在。

他只道事情终于思索得当,正欲翻身酝酿睡意,忽然眼前一阵暗红色烟雾顺着门缝飘了进来,同时一股奇异香气充斥鼻腔,墨止登时大惊,心道:“这丫头!我刚才还说她心性善良......”余下竟是连丝毫时间都容不得,眼前便一阵昏沉,晕死了过去,人事不省。

凉夜清风,竹海情动,天涯往复,此心难衡。

“师弟!师弟!”

墨止缓缓睁开眼睛,只觉眼前十分熟悉,敞亮质朴,竟是自己那间静室,再不是两月间只见翠竹摇曳的景象,而眼前之人正是五师兄杜泊浮,此刻正一脸惊喜地望着自己。

“师兄!哎呦......”墨止正要起身,但四肢百骸登时传来一阵痒麻,让他不得不再度躺了回去。

“哎呦,师弟你可算醒了!”杜泊浮双手合十,拜天拜地,满屋转圈,杜泊浮连转了七个圆圈,从桌上端来一碗汤药,喂到墨止嘴边,说道,“师弟你可不知,师傅为了找你,两个多月走坏了十双鞋!这药也是咱们师傅......叫大师兄亲自熬的!”

墨止浑身难受,心知正是叶小鸾的毒烟所致,但此刻也顾不上埋怨,艰难地开口说道:“师兄,我是怎么回来的?”

杜泊浮“哎呦”了一声,说道:“三日前呐,你就躺在后山山道上,当时那个惨呦......”

“三日?”

杜泊浮点点头:“可不是,睡了三天啦,小师弟,你究竟是遇到什么事了?这两个月你到哪里去了?”

墨止浑身痛痒不堪,连说话都没有十分的力道,心知自己这两月的经历岂是几句话能说得清的?只好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稍后恢复完毕便和盘托出,随即开口问道:“师傅呢?”

闻听这话,杜泊浮却是深深叹气,坐下来说出这两月间一点一滴。

原来当日众人见日暮时分墨止尚未归来,心知必定是被云雾所困,雍少余便带着一众弟子上后山寻觅,最终却是一无所获,众人焦急之下,甚至以为墨止是误落悬崖坠亡。

雍少余曾想着,或许墨止又是被金阙峰弟子寻衅,耽误了归程,才殒命深谷,当夜便带着弟子齐上金阙峰,与那三云道人大吵了一架。

雍少余对内严厉冷峻,但实则极是护短,两位长老当夜这一吵可说是震动了御玄宗全门上下,连掌教真人辜御清都深夜光着脚跑出来居中调停,其余三峰首座闻听也各自前来相劝,最终雍少余拽着闵清泉和皮瑞清的耳朵喝问事情前因后果,这才得知原来此次墨止失踪与金阙峰确无干系,这才罢休。

然而门下弟子失踪终究不可置之不理,辜御清当即派出门下弟子随着玄岳峰众人下山查探谷底,只求务必寻个结果,但查询十几日,却是一无所获,众人各自以为,那十四岁的少年坠入深谷只怕早已摔得尸骨无存。

但雍少余偏偏是一个不见黄河心不死的性子,即便金阙峰弟子都早早撤去,他仍是日日下山寻觅,两月之间走坏了十双布鞋,都不放弃,最终忽地想到,若是墨止误入竹海禁地,也有可能,当即带着弟子深夜入竹海寻觅,不料正巧遇到叶小鸾。

便是这般,雍少余心中想着,自己这个小徒弟一定是被贼人擒到了竹海之中两月不得逃脱,当即虽是大怒于贼人无耻,同时也大喜于自己徒弟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若非第二日墨止便奇迹般地出现在后山,雍少余必定是秉明金阙峰,便要带着门中高手入林擒贼了,但墨止虽是归来,雍少余也需得回到金阙峰,向宗门秉明事情才行,故而此刻并不在玄岳峰中。

杜泊浮说得自己口渴,顺手便喝了一口碗中汤药,随即被苦得龇牙咧嘴,但墨止听着,心中却是感动非常,除却自家父母和一路扶持的沈沐川、孙青岩之外,雍少余此番作为,实是让我心间如沐春风,极是温暖,霎时间眼眸酸涩,便落下泪来。

“啊,还有一事。”杜泊浮忽然叫道,“小师弟,门内小较还有不到两个月便要开始了,你虽遭遇了诸多情由,但只怕这宗门小较还是躲不过的。”

最新小说: 我可以爆修为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非凡人生 我杨过誓不断臂 酸梅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天龙八部 混沌雷修 仙家有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