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书院 > 武侠修真 > 破阵录 > 第四十五章 宗师

第四十五章 宗师(1 / 1)

雍少余人在半空,凭临万仞深谷,右掌只在墨止腰后轻轻一托,墨止登时只觉得一股柔劲自背门甫然自生,身子一时之间竟再轻飘飘地被推回崖边,双足方一触地,顿觉一阵踏实坦然,心中暗暗庆幸自己性命得保,同时也对自己这位师傅更加了数倍钦仰。

以他所知,从来发力之人劲力越大,其所引发震动同时亦大,然而似雍少余这般轻盈推扶,劲力看似空白,却可将自己凌空推回,这等功力实是闻所未闻。

然而不等他更多思考,却见雍少余旋身回转,身躯几乎后发先至,袍袖飞扬处,左掌急劈而下,墨止听得风声凛冽乍响,知晓师傅这一掌必定是运上了玄门上乘内力。

黑衣人见雍少余掌间劲力已足,当即铁马一扎,口中呼叱,铁掌挥舞,风声在身侧“呼呼”吹拂,挺掌仰拍而上。

这二人武功路数各异,但皆身负高深武学,这一击之下,闷响沉然,雍少余借着掌劲倒翻半个筋斗,稳住身形,再观黑衣人,却是气凝胸膛,站定一旁,动也不动。

“好家伙,师傅方才这一掌力道少说需有百斤,这黑衣人竟也可站定相接!”墨止心中暗暗惊叹。

而雍少余此刻心中也是颇为吃惊,自己方才一击劲力虽非十成十地尽数用出,却也使上了八成力道,自身所学精要也荟萃其间,一掌相击之下,自己掌源处此刻也是一阵发痛,原来那黑衣人这一掌所运掌功,居然并非此前施展的雄浑内劲,反而使上了硬桥硬马的横练外功招路。

“阁下功力高超,乃是武学宗师,却潜身缩首藏于我宗门禁地,今日还出手伤我门内弟子,实是有失风度。”

雍少余目含怒意,口吐铿锵,字字皆是迎风呵斥,听在耳中正气凛然。

黑衣人闻言却是格格怪笑,说道:“什么风度?天下武林有什么风度可言?御玄宗正道领袖?呸!”

雍少余听得他对自家宗门口出不逊,心中更是大为光火,踏前一步说道:“你既然这般藐视天下武林,莫非是魔道妖人不成!”

“魔道?别恶心我了。”黑衣人听着,口中竟也是一股不屑,“无非是些抱头鼠窜的渣滓罢了,留着始终都贻害天下,你们什么正道魔道,皆是毒药!”

雍少余见他一会鄙视正道,一会瞧不上魔道,口中更是狂妄无比,不禁冷笑一声,说道:“颠三倒四地的狂徒,随我去见我们掌教真人!似你这等妖人,绝不可放任你祸害天下!”

黑衣人眼眸此刻却是忽然间凶光大放,反倒眯起眼睛,挑衅着说道:“随你去见谁?辜御清吗?你们审得动我吗?他辜御清又算个什么东西?软弱无能之辈罢了,要我随你去,倒看你请不请得动我!”

雍少余怒意大盛,大喝一声,单掌横拍身侧山石,只听得轰然碎响,竟是将山石震断一块,葬剑崖山道两侧,插着长剑兵刃无数,此刻巨力拍打之下,山石崩裂,数柄长剑亦是露出剑身,只不过大多已经显出锈迹。

只见雍少余袍袖劲力一带,一柄长剑“铮”地一声锐响,破土而出,随着雍少余进击之躯,如影随形般一同激射而去,黑衣人见状,哈哈大笑着说道:“好好好,我倒见识见识你有几分斤两!”金阙峰山林之中,轰然迸发出一声震天巨响,葬剑崖上山石横飞而下,两道身影自山道上一路相斗来到林中,墨止在身后死死跟住,只见二人转瞬之间已是互拆二十余招,只片刻时间,武斗便已至白热。

雍少余手持长剑,左劈一剑,右施一掌,掌剑相夹,攻守自如,他多年苦修玄功,已是大有进境,只不过平日里深居简出,旁人不知不识,其实自身功力修为早已超越同门同辈诸位长老所想象,此刻所用招路虽看似平淡无奇,然而掌剑之下,蕴含后手无穷,道家武学精要此刻尽皆蕴于己身,劲道浑厚绵长,宛若蛛丝络壁,盖难相抗。

反观那黑衣人此刻双掌齐用,掌间似是狂风吹拂,他掌劲用得刚猛至极,双臂好似两条铁锤一般上下翻飞挥舞,与此前和沈沐川交手时那般玄妙内功已是大有不同,此刻掌风刚烈敦实,劲头十足。

“这是五丁开山掌!”

雍少余凝神相斗三十余招,只见那黑衣人所用掌法正是陕州补天门的五丁开山掌,此类掌法虽分十式,然而掌法却无甚稀奇,精彩之处便是这横练外功,舞动起来力道大得惊人,一掌强似一掌,一掌猛似一掌,黑衣人这般修为用来,实是力可开山、劲压九牛,自己稍稍不慎,掌劲便迎着身侧汹涌而过,只觉刮得脸面生疼,险些着了道。

复斗十几招之下,黑衣人猛地大呼一声,单掌轰然前倾,他方才见雍少余掌走翻腾,剑行轻灵,时时刻刻皆以自身速度之便与自己周旋,此刻决意要与之相斗内劲,故而此刻掌间劲风疾吹,看准了时机,将雍少余浑身上下诸般退路封死,教他只有力敌一途。

雍少余见他忽然拼命,却是虽惊不乱,长剑一收,左掌登时便递了出去,墨止一见雍少余这一掌软绵绵、歪歪斜斜,浑似病树一般,心中不禁暗暗担心:“坏了,师傅周旋太多,此刻只怕是一口真气难聚!”

当即在地上拾起几颗石子捏在手心,便等着时机以摘星手功夫解救。

然而还未等他掷出石子,却见二人再度以掌对击,那黑衣人掌劲雄沉无比,只听得“砰”地一声,雍少余身躯竟然猛地朝后仰去,墨止见状大为吃惊,连忙指上凝劲。

将发未发之际,却见雍少余左脚离地尚不足寸许,而右脚却是稳稳踏于地面,身躯虽如遭重击,然而脚下根基却是丝毫不乱。

雍少余脸上露出些许冷笑,此刻他胸中所运的,便是御玄宗之中极其高深的功夫,名之曰为“无根树功”,非内劲修为极其高深者绝不可施用,且平日里须得苦功不辍,方得门径,运用之初恍若树木无根,击之则飞,然而内力却绵绵若存,可谓浮而不虚、柔而不弱。

黑衣人掌力一出,也觉如中败絮,空荡荡轻飘飘的,凝神细看,这才看出门道,不禁又叫又笑,样子极是可怖。

“你竟有这等功力,哈哈哈哈哈!”

若是寻常对敌,见敌手功力高深,任谁都是或惧或怒,绝不会似他这般大笑不止,然而虽是如此,掌力却是愈加愈猛,不过任他掌劲有推山填海之力,雍少余却全凭无根树功抗衡,每受重击,皆单脚凝立,另一脚后撤泄劲。

然而黑衣人功力岂是寻常,雍少余连接八掌,虽是卸去大半力道,此刻也是胸口沉闷难过,然而再看眼前敌手接下来掌力丝毫没有衰退迹象,且此人虽舞外功掌法,但招招之间却仍存着巧劲,任凭掌风如何纵横往来,折臂倒挥,反手倒锤等诸般变化亦游刃有余,心中只是一阵叫苦,暗暗想着:“世上怎会有这般强横功力之人在!”

从来武者比试,以刚猛互格,原非上乘,所谓以柔克刚,方为武学真谛所在。

道家曾言:“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讲的便是以柔克刚才是上乘功法,如今雍少余施展绝学无根树功,乃是宗门中将柔劲发挥极致的功法所在,正是以柔御强,原该将眼前这般粗苯外功死死克制,然而两人此刻竟是斗了个不分轩轾,若是论及真正武学相差,雍少余此刻实是反落了下乘。

转眼间,黑衣人第九掌已至,想来这五丁开山掌法愈是用到最后,劲力便愈是凝聚加强,到了这第九掌上,掌风已是带着破空呼啸,雍少余单掌相抗,脚下竟似已不稳,黑衣人眼眸如炬,看得分明,此刻他状若癫狂,早已发了性,口中狂笑道:“你死定了!”

说罢,回掌旋身,第十掌掌力已是箭在弦上,墨止离得远,皆感到此番威势实是可开山补天一般,雍少余人在战局之中,所见威压更是可怖,然而他毕竟修道多年,此刻惊而不乱,深深吸气,浑身夕霞神功劲力暴起,此番再无丝毫斡旋余地,乃是无退之途,道门内劲,对上刚猛外劲,此番搏斗,二人皆已知晓,必有极大损伤。

黑衣人双目皆泛狂热血光,但见二人掌力将触,忽听得耳畔一阵嗡鸣,风声一紧,余光处竟然飙射而出几枚暗器来,墨止苦修摘星手已有数月,认穴的功夫已是极准,不过还欠缺力道。

只不过这一下力道尚有欠缺,反倒占了便宜,黑衣人全副心神与雍少余对抗,故而竟不曾意识到石子来袭,此刻及至近身,方才惊觉。

墨止指尖弹出数枚石子,打的皆是黑衣人身侧大穴,黑衣人此刻劲力汇聚掌心,周身经脉可说全无保护,此刻莫说是被石子打中,即便是被孩童触碰,都免不得浑身气脉闭塞,当场便要逆行经络,受极大伤损,此刻哪敢继续搏命?当即将身子强行扭转,浑身功力勉强收回,这才堪堪避过墨止暗器攻势。

黑衣人循着石子痕迹望去,登时了然便是墨止出手偷袭,眼中怒意稍纵即逝,反倒是更是一股疯狂涌动而来:“好小子!”

说着,腾身直扑,势若奔雷一般朝着墨止一掌兜头劈下!

墨止见状,欲要翻身躲避,然而黑衣人道行之深,远远胜过墨止百倍,当即墨止只感眼前威压沉沉,四面八方皆是黑衣人掌风囚牢,此刻哪里动得半分?

雍少余提剑直追,紧跟在背后,此刻也已是不及,眼看墨止便要折在黑衣人掌下,忽然又是一道身影晃动,正正挡在墨止身前,抬臂挺掌,正正将黑衣人这雄浑一击死死拦下,此刻又是掌劲互冲,这一次却是在墨止身前,强大疾风吹得墨止一阵恍惚。

只见眼前之人一身蓝色道袍,背负拂尘,浑身衣衫此刻因内劲涌动而无风自鼓。

竟是三云道人。

最新小说: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非凡人生 仙家有田 天龙八部 我杨过誓不断臂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我可以爆修为 酸梅 混沌雷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