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书院 > 武侠修真 > 破阵录 > 第六十六章 麻衣

第六十六章 麻衣(1 / 1)

徐浣尘与墨止二人跨马下山,折行西向,便朝着钦阳城行去,钦阳城地处中原与西北交接之处,想来是因为补天门横祸便是在西北一地发生,故而这英雄大会也是择近而处,然而重桓山则是雄踞中原之心,二者相距千里,二人虽皆备了快马,但朝行夜宿,原也需月余光景方可到达。

二人半日间纵马疾驰,行了数十里道路,墨止是镖局出身,自幼跟随镖队远行,御马之道原已熟练,可徐浣尘虽懂得骑马之术,却几乎只得理论,自幼在山间参禅习武,极少得下山机会,如此一来奔驰不休,即便马匹尚未疲累,他便已双腿发痛,只不过他向来性子内敛,即便不适,竟也不言不语,兀自忍耐了这半日光景。

墨止见徐浣尘一路脸色隐忍,还以为他离了宗门,反生出难舍难离之心,故而开口与之谈天,可徐浣尘却并不回话,他性子冷淡倒放在一边,浑身颠簸几欲散架才是真的,墨止连开了几个话头,却见徐浣尘只是微微点头,嗯了几声算作回应,便也没话可说,两位少年俱是风光年华,如此纵马驰行平野,竟不出一语。

二人半日纵马,来到一处小镇,此刻徐浣尘双腿已是几乎麻木,脸色也不甚好,于是勒住缰绳,说道:“墨师弟,我们不如在此休息片刻。”

墨止横着眼睛瞥了瞥,见徐浣尘脸色发白,这才意识到原来他不善御马之术,于是便笑了笑,说道:“我看马匹也疲累了,不如找个客栈休息一下。”

二人随即牵马寻觅,徐浣尘脚踏大地,骤然间觉出一阵舒适,不多时,二人便来到一处酒楼,店小二殷勤上前结果缰绳,二人寻了一处靠窗位置坐下。

徐浣尘幼年时便身居深山,练得一手内敛情绪的功夫,多年来从未曾动过下山之念,于山下世界,也全无憧憬,可如今半日一过,所见皆是山中不曾得见的新奇景致,可能旁人只道重桓山乃人间仙境,但对于他这般自幼生长白云深山中的人来说,这世间景致更是瑰丽非凡,鳞次栉比的街巷,车马繁杂的集镇,可谓步步皆景。

与他不同,墨止却是自世俗而来,在徐浣尘当初接他上山时得见,确是一身俗气,连爬山都靠着手脚并用,实是无理之至,但也正是如此,墨止早看遍寻常景物,此刻眼前小镇,也是再平常不过,他接过小二递上的菜折,略略点了两三个菜肴,便坐定了身子,这才望见徐浣尘此刻眼神却是四下里转悠,神色极是好奇,而身子又秉持不动。

“怎么,下山之前,那些老头子告诉你端坐不可妄动?”

墨止突然出言笑问,是看徐浣尘这般样子十分矛盾,明明心里想着观看四周,却又守着心中一丝清规,果然徐浣尘听他话中带着戏谑,连忙收敛心神,双目微闭,不再打眼观看,同时心中更是一愧,没想到自己心智如此不坚,何以见了几处人烟,便忍不住看寻?

可是墨止却是大大咧咧惯了,他在山中本也并不怎么循规蹈矩,此刻下了山,没有师长监督,更是落拓无忌,反而翘起二郎腿,随口说道:“其实嘛,我们好不容易下山,你又何必这么拘谨,你难道还怕师傅们长了天眼不成?”

徐浣尘睁眼正色道:“世俗万般变,道心恒似一。师弟你就是这般时刻不消停,我们修道之人,若是不能静心守一,如何稳持道心?”

墨止一听他这般话语,只觉得连素日里陈厚古板的方泊远此刻都显得尤为可亲,连忙说道:“得得得,你便守你的一,一会饭菜上来了,你也别动好吧,午后没了体力,我看看你在马背上颠似筛糠,还持哪门子道心。”

徐浣尘也不与他争辩,只是自顾自地端坐闭目。

不多时饭菜上桌,皆是些寻常菜肴,无甚特殊,二人正自享用,忽然间楼梯处传来几声呼喝。

“掌柜的,好酒好菜都给侠士们端上来!”

墨止听了只是皱眉,还是头一次听别人自称“侠士”的,当下心中先存了几分成见,随即见楼梯处转上三人,皆身披粗麻衣裳,身量各异,容貌生得粗犷,一身打扮虽看着粗旧,却三人同一制式,也不知是如何打算,竟能统一缝制一般的麻衣。

掌柜的一见三人落座,连忙一溜烟地跑上来,先递了三杯热茶,笑道:“三位大侠忙了半日,先喝被热茶解解渴。”

而那为首一人竟是抬手一扬,说道:“我们要好酒好菜,这苦哈哈的茶水你孝敬给谁?!”

这一抬手,险些将茶杯掀翻,但即便如此,滚烫的茶水也是洒出许多,那掌柜的双手被滚水刺激,却也不敢多语,径自咬牙强忍着招呼小二赶忙上菜。

墨止瞅了瞅徐浣尘,只见他仍自闭目养神,浑如不听外物,便再朝着那三人望去。

只见店小二忙不迭地从后厨端出饭食,墨止见这三人虽不曾点菜,可饭食之中却有冷盘五碟,素菜五碟,肉食五碟,还配着三坛美酒,极是丰盛,看得墨止一阵食指大动,可那三个汉子才尝了一口,便又大呼小叫,喊来掌柜,喝道:“你家菜肴寡淡,以后每餐再添个肘子!”

掌柜的却是满脸堆笑,弯腰低声笑道:“大侠明鉴呐,咱们此前商定好的菜折里,可没有肘子这道菜啊......”

为首的汉子一听,便大声说道:“怎的,俺们兄弟替你们诛杀魔道,连个肘子也吃不得了?”这话语声色俱厉,一对眼睛瞪得溜圆,好似要爆出来一般。

听得“魔道”二字,徐浣尘这才睁开双眼,朝着那三人方位看了去,心中暗暗想着:“此地离重桓山虽不近,却也不过几十里路途,如何便能有魔道作祟?”

却见那掌柜的仍是赔笑说道:“大侠呀,咱们这里还算太平,并不曾见什么魔道,当然啦,咱们店家也知侠义盟的麻衣群侠护卫周边辛苦,故而自愿奉上餐食犒劳,当初那红衣侠客与我们商定的便是这每餐十五道菜肴,小店客稀利薄,每日三餐供上这十几道菜已是尽了全力,若还要加上每餐一个肘子,这实在是......哦呦呦!”

话未说完,掌柜的却是已被人揪着衣领提了起来,墨止一见那领头的汉子单凭一手气力,便可将他人提在半空,这力道也是不弱,为首的汉子怒道:“好啊,如今给老子讲起价款来了!你去问问旁边几个镇子,我们麻衣侠士的餐食,早比你家高了多少,我们今日只要加个肘子,反倒便宜了你!”

说罢,单手一撇,便将掌柜的隔空掷了出去,他这一掷力道颇大,掌柜的一下摔出去丈余,撞翻一张桌子,方才停下,已是鼻青脸肿。

“还不快去把肘子拿来!”

掌柜的站起身,浑身疼痛,可脸上却是一片有苦难言,只是点了点头,便悻悻地朝着后厨走去。

墨止看在眼中,心中怒火斗起,低声说道:“这人如此蛮横,你待如何?”

徐浣尘点了点头,说道:“此人既然说是在此诛灭魔道,看来是好人,若是魔道猖獗已到了此处,那么我们便更不能......”

“你先打住。”墨止开口止住他话头,问道:“谁问你魔道了?”

徐浣尘略略一奇,反问道:“不问魔道,又问的什么?”

墨止撇了撇嘴,极是无奈,说道:“这人如此霸蛮,你竟看得过去?”

徐浣尘说道:“他霸蛮与否,与咱们何干?咱们此行是去往钦阳打探英雄大会的消息,天下蛮横之人何其多,莫非你还要个个惩治不成?”

墨止见他眼眸澄澈,所说的却也有些道理,人家这买卖终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方才所听,店老板与他们也早有商定,人家自行纠葛,原也不关自己的事,墨止点了点头,便也低头不再听不再看,只顾大嚼饭菜,但那几个汉子言语之声极大,此刻除却骂骂咧咧埋怨老板抠门,仍是兀自商讨着什么。

“依我看,那姓韩的也实在刻薄,不就是穿了身红衣,高我们一筹,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整日摆着一张臭脸,给谁看呐!”

“大哥说得极是,我看那姓韩的也是忒不知好歹,大哥加入这鸟盟之前,也是人称‘摧峰手’的,这侠义盟以武定品原也算了,怎的将我们兄弟三人定成麻衣品级?那姓韩的怎就比我们强了?真是可恶!如此一来,我们连钦阳都去不得,早知如此,不如不进这鸟盟,来得逍遥快活!”

“说得正是!我们三人可是亏了!”

那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就这美酒,越说越是气恼,连连拍桌击柱,砰砰作响,旁人哪里知道他们所说的是些什么,早都各自远远避开,只有墨止与徐浣尘两人听得他们说出“侠义盟”三个字,这才用心倾听,想从其中再探听些消息。

不多时,掌柜的便从后厨急匆匆地跑了出来,手中端的正是新炖好的肘子,方才送上跟前,可那三人喝骂正在兴头上,猛地大挥一拳,竟是正好击打在盘子上,这一拳力道甚大,竟将那瓷盘直接打得粉碎,肘子和着汤水一齐涌了下来,黏糊糊地挂了左首那汉子一身,滚烫汁水直将那人烫的惨嚎连连。

“你他娘!”为首的汉子此刻已是连喝了十几盏,早有醉意,此刻借着醉劲,又是一把抓在掌柜腰间,霎时间巨力翻涌,竟将人体横着提了起来,两只手举过头顶,作势便要摔下, 他一身蛮力,寻常不习武的人若是被他这般一掷,哪里还有命在?

墨止一见如此,站起身子便要向前,可徐浣尘却是更快,一个闪身已到了那醉汉身侧,拦掌轻轻在他巨骨穴上一拿,那醉汉登时只觉左臂一阵酸麻,撤臂后退,那掌柜的便也就此落在地面,虽也摔了个七荤八素,但总好过被那醉汉凭空掷出丢了性命要强。

“你是何人!你可知道我们是侠义盟的人!”

最新小说: 非凡人生 混沌雷修 天龙八部 我杨过誓不断臂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酸梅 我可以爆修为 仙家有田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