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书院 > 武侠修真 > 破阵录 > 第七十章 怪力

第七十章 怪力(1 / 1)

黄沙漫漫,寒月无情。

此刻荒原之上,沙影激扬,几乎如同拔地而起的奋势黄龙。

那少女一袭灰袍,甚是飒爽,眉宇之间横生煞气,手中银枪星点似雨,起落之间已是连挑数名北桓骑兵,这几路枪法使练开来,全无丝毫虚招,一举一动净是直指要害,而这招招实打实的进攻路数,北桓骑兵竟无招架之功,可见少女枪法已是洗练精干,果决万端。

而与她同行的那肉山般的壮汉,看着年岁却是远大于这少女,已是四十几岁的相貌,可饶是如此,双臂仍浑如铜浇铁铸一般壮健,一条熟铜棍捏在手中,呼呼风响,声威并重,却又好似轻若无物,若非极强的劲力相续,实难为继。

此人铜棍舞动,周身刮起一阵旋风,墨止看得震惊,他从未见过这般狂猛的力道,即便是那日御玄宗所见的黑衣人,那五丁开山掌的澎湃掌劲,比之眼前壮汉也是落了下乘,但若是论及刚柔并济的高深修为,眼前这壮汉却又是大大不如黑衣人了。

墨止众人此时已是临近西北边陲之地,此地胡汉杂居,紧挨着的,便是以游牧掠夺著称的北桓部落,这游牧部落横跨西北至北境一线,领地广阔,骑兵精勇,此刻眼见着黄沙之中竟是又窜出十几名北桓骑兵,口中呼号,马跨弯弓,显然目标明确,就是奔着少女和壮汉而来。

墨止不禁心中暗道:“这二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怎的教这域外白奴这般疯狂?”

但思索无用,此刻已是数名兵丁攻至眼前,墨止一个惊醒,手中长剑不免稍稍一慢,但北桓兵勇何等勇悍,登时已是三条长矛、两柄弯刀攻袭到了眼前。

徐浣尘星目横撇,剑比身快,半步抢上,侧进折行,拦在墨止身侧,手中长剑连挽银花,几乎是在瞬息之间,剑身一化为三,犹如银龙一般架在那几杆兵刃之间,徐浣尘口中一声低喝,内劲传至剑身,攻来之兵几声脆响,竟纷纷断折,徐浣尘这一招所用的,乃是凝光剑法中一招“一气化三清”的路数,墨止自洞中石刻中虽曾得见,但徐浣尘以这般年纪竟使用得心应手,殊非易易,墨止口中不言,心中却也钦佩。

“好小子!好剑法!”

那壮汉忽地一声叫好,竟是恍若平地惊雷一般振聋发聩,此人声若洪钟,气势充沛,再看他手中铜棍少说也有数十斤沉重,他挥舞多时,气力竟然毫不衰竭,这等修为,亦是力压众人。

这一声呼啸声透云端,连北桓骑兵那嘈杂的呼号声亦是被登时压过,数人被他气势所夺,呆立原地,壮汉哈哈大笑,手中铜棍平扫而过,径直将那数人头颅打得歪瘪变形,眨眼之间便已毙命。

众人一看那壮汉周身少说也围着八九名骑兵,几如铁桶一般,但他竟仍心有余暇,关注着墨止等人,可见仍是游刃有余,举止不乱。

可大漠之中呼喊声仍不停息,北桓骑兵源源不断地纷纷杀至,墨止看得着急,回身一瞅,此刻季风波与朱韬二人皆已受伤倒地,只余侯长明一人抽刀拼杀,这三人虽在劲力之上不弱于己,但论及招法精湛实则不堪大用,此三人着眼皆是名利,但此刻生死当前,三人竟也不弃彼此,这般所为却也当得起义气二字。

墨止方才所见那老者身亡,此刻心中正是哀惋,只觉得那老者必定是被不义同伴出卖致死,此刻见那三人竟团结相互,朱韬与季风波虽倒地,仍自挥砍钢刀驱赶敌手,侯长明也是左右格挡,替身后两人抵下诸般杀招,但此人手劲虽大,武功却着实庸常,此刻早已左支右绌,眼见左右双肩顷刻间便皆中招,鲜血迸出,钢刀掉落。

墨止心中一豪,对这三人大为改观,他本想着待得临近钦阳,便将三人穴道点住,扒下三人麻衣衣衫,自己与徐浣尘穿上,便可潜入英雄大会,但此刻思忖而来,却觉得自己反倒远不及三人磊落,当即纵身一跃,便来到侯长明身前,人在半空之时,长剑斗然抛出,掌劲随后而至,正是雍少余当初所教导的“二陵风雨”,剑掌齐出,这招式何等精妙,三个围攻的兵丁登时口喷鲜血而亡。

“好啊,真他娘的好!”

那壮汉又是一声叫好,正是看到墨止显露武功,他生性粗豪,并无点墨于胸,看两个少年虽是年纪不大,可功夫却精妙端稳,不由得张口大夸,可没说几个字便词穷,只是几句粗话倒是张口就来,于是便也不加修饰,这般呼号出口。

那少女却是听得微微皱眉,待要开口,但那壮汉手使铜棍已是豪兴大发,棍舞若万丈金光,带动周身气旋,扬起黄沙斑驳,在身侧如同一颗大球逐渐汇聚。

北桓骑兵看得口中呜呜哇哇地大叫,纷纷挺身相搏,想来是北桓人性子好勇斗狠,不惧强手,但那铜棍何等力道,只听得四下里一阵兵刃碎裂之声噼啪响起,伴着声声惨嚎,已是十几人倒飞出去,竟是手臂连着兵刃一齐断折,余下众兵勇眼见这壮汉这般凶悍,这才心生惧意,纷纷策马遁逃而去。

“痛快!真是痛快!一群鞑子真是不要脸!呸!”

壮汉冲着骑兵背影大吼逞雄,但北桓马快,早已奔出十几丈远,再听不见他丝毫吼声,只留下满地横尸。

壮汉连骂几句仍不解恨,正要再度开口,身边少女却是正色说道:“山叔叔,莫要再骂了。”

众人方才悍斗无暇,此刻听这少女开口言语,才听出话音清脆悠扬,极透人心,但话语之中却无丝毫柔媚之气,反而刚毅非凡,便好似丝竹奏战歌一般与众不同,行止之间,飒爽飘逸,一番风度远胜世间许多须眉。

“诸位,多谢!”

少女朝着徐墨二人拱手称谢,而这行的一礼居然是男礼,但众人见她气度飞扬,翰逸神飞,一时之间竟也不觉有异,徐浣尘拱手说道:

“客气了,阁下二人武艺高明,还未请教。”

少女娥眉微蹙,似有难处,说道:“我们二人并没有什么师门来处,遇到这群鞑子实属凑巧。”

这话语一出,众人心中倒也了然,显然少女并不愿透露底细,二人功夫这般不凡,北桓人追杀得又是如此急迫,必定身份不同凡响。

其实江湖之中,隐藏师门来历并非稀奇,只是方才众人联手退敌,此刻心中已有敌忾之谊,但话语之中,少女却是神情冷淡,似乎丝毫不将这相救的交情放在心上,众人心中不禁各自略感不悦。

那壮汉却是笑道:“你们两个娃娃,功夫高的很呐!只不过比我们还差不少,哈哈,哈哈!”

这汉子年岁虽长,但性子憨直,心中想到什么,口中便说道什么,全没在意听者的心思,其实方才他巨力退敌,众人各自都知道,此人功力之高,即便己方五人联手,亦非匹配,但此刻听他这般说,却是着实感到不快。

侯长明哼了一声,说道:“说我们不如你,你倒托大!来来来,我看看这铜棍子有几分斤两!”

从来皆是同行成仇,其实武道亦是如此,相同武功路数之人遇见,难免各自不服,侯长明人送外号“摧峰手”,赞的便是他手劲极大,力可摧峰。他自然知道这壮汉一身怪力,武艺远在自己之上,但此刻听他语气,却是由衷恼怒,故而提出观看铜棒,谅他一根铜棒能有几十斤来?如此一来,便不必与他较技,又可展示自家武学,实不弱于人。

壮汉笑道:“我说的是那两个娃娃,你的武功可不大行。”

少女摇了摇头,说道:“山叔叔,不要再说啦,再说你又要得罪人了。”

壮汉闻言,倒显出疑惑之色,说道:“怎的进了关,连实话也说不得?他武功本就差得紧。”

侯长明听他二人对话,显然极是轻视自己,登时火冒三丈,怒道:“说什么我功夫不行!我倒看看你有多少能耐!”

说罢,抬手便朝着壮汉手中的熟铜棒掠去,这一番下手,掌劲带风,他欲要一鸣惊人,已是使上了十成十的力道,可壮汉仍是哈哈一笑,说道:“你功夫不好,脾气却大,你要看,我便给你看!”说着,手上一松,任那熟铜棒自然倾倒。

侯长明本以为壮汉若要为难自己,松手一瞬便要再推上一股力道,介时力随棒走,可就殊难接住,但见壮汉只是五指齐松,铜棒倒斜,心中暗暗发笑:“你一条棍子最多三四十斤分量,莫非还真能压垮谁了?”当即掌劲运足,一把便握住那铜棍端处。

岂料只是堪堪接手之际,掌源处便如同被人持大锤猛然轰击一般,臂上如担山岳,一股极其沉重的大力,顺着棒势倾轧而至。

侯长明整条手臂连同肩膀、胸膛一线,皆是一阵轰然剧颤,口中闷哼一声,连双臂齐上也来不及,连忙缩臂退开,连退三步,才堪堪站定,心中大为惊惧,方才那一根铜棍似是有千钧之重,自己若是放手慢些,仿佛就要被压作肉泥,惨死当场。

那铜棒被他方才以十成的力道托举,竟未曾停滞片刻,便疾疾倒下,虽是挨着黄沙,却陡然间陷入地面数寸,霎时间如同被镶嵌在地面上一般。

“哈哈哈,说了你不成吧!”壮汉长笑几声,伸出大脚,在沙土上一铲,整条铜棍“通”地一声闷响,立时倒竖而起,徐墨二人看得分明,对望一眼,这般力道可不就是一力降十会的法子,有这等雄沉之力,任你如何剑法花样来到,都只一棍破之即可。

少女拱了拱手,说道:“得罪,只不过我们二人实是有不可说的缘故,今日就此别过,日后若是有缘,定当重谢。”

说罢,单手一抓缰绳,飞身上马,她的身法却是轻如飞鸿,与那壮汉极为不同。

银月之下,寒风吹彻,少女玉面生寒,朝着众人淡淡一撇,便打马疾驰而去。

壮汉瞅了瞅徐墨二人,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双脚一跺,整个人飞身便上了自己那匹高大异常的驮马背上,驮马一声嘶鸣,壮汉双腿一夹,驮马四蹄乱蹬,也随着少女远远行去。

“真是两个怪人......”墨止暗暗说道,便回身去检查侯长明三人伤势。

最新小说: 我杨过誓不断臂 酸梅 仙家有田 混沌雷修 天龙八部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我可以爆修为 非凡人生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