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书院 > 武侠修真 > 破阵录 > 第七十四章 生变

第七十四章 生变(1 / 1)

但见厅堂之中,帘幕搭开,从中走出一人,身着锦衣华服,身量颇高,腰横金带,头束玉冠,端然面貌,笑容可掬,三绺长须悠然垂胸,单是这闲庭信步之貌,已见轩轩高举之概,虽尚未发一言,但其人风度翩翩,极是潇洒俊逸,锦衣剑神丰姿实是可谓独步天下。

而张仙纵身后则是跟着两位红衣人,其中一人脸色灰白,面无人色,便是那夜以铁袖杀人的柳无逢,而另一人身躯高矮与柳无逢全然一致,只不过脸色面如金纸,双眼垂成八字,也是一副丧气面容。

这两人一左一右,面容说不上丑陋,却透着一股晦气,看得墨止连声长叹,心中暗道这张仙纵本人倒也俊俏,怎的手下之人皆是这般古怪?

张仙纵走到群豪之前,略略拱手,此刻厅堂宁定,众人皆早有听闻锦衣剑神之名,可却大多是只闻其名,未见其貌,当中自也有人心中大怀相较之心,但此刻一见张仙纵虽年过三十有五,但面貌风姿仍自清雅,若非那长须略见沧桑,单单就其面貌,实是如若二十几岁的少年英豪一般,众人一见,心中先是存了几分敬服,原本吵吵嚷嚷的氛围,此刻竟是瞬息之间安静非常。

张仙纵脸上微笑,拱手说道:“诸位赶路辛苦,侠义盟在此聚首,能请得天下英豪齐聚,可说是蓬荜生辉了,今日相聚,诸位可尽情欢饮,但大宴未酣,还请诸位先听某一言。”

众人方才见他气势丰沛,已是颇有好感,此刻再听得他话语温声沉厚,文雅非凡,更是喜爱,当即也都闭口不言,静静待他开口。

只见张仙纵却是眉头一皱,面露忧色,说道:“诸位可知,蔽盟聚义,缘何选在此处?”

台下登时便有人抢道:“此地乃是当年正魔大战的关键所在!”

张仙纵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在下自当年天下会武一败涂地后,便隐居不再过问江湖之事,但毕竟心之所向,总也割舍不下,近些时日闻听天下惨祸连连,心下十分不忍,想我中原正道,衮衮诸公,如何能坐视魔道猖獗,戮杀良善?仙纵每每思之,皆感凄怆。”

他语气哀戚,面露忧色,众人一边听他所说,一边想起江湖里,数月之间连出两起血案,牵连人命近千,实乃是正道定鼎之后极大耻辱,

群豪闻听,无不扼腕长叹,叹息着魔道着实下手狠毒,日后非得与其决一死战不可。

张仙纵说道:“各位手中所持的,皆是蔽盟所发之令,以在下看来,诸位皆是值得敬仰的正道栋梁,如今我们已探得,当年魔道第一派系血竭堂,便在这大容关之外,多年来蝇营狗苟,已与那北桓狼狈为奸,时常入关侵略,残害平民,取人血练那邪门武功,若是我们坐视不管,只怕关内百姓绝无宁日。”

群豪被他说得一阵热血沸腾,众人一路上即便不曾与北桓人有过纠葛,却也一路所见可谓满目疮痍,西北边陲实是饱受北桓之苦,本就不知为何北桓人这般大胆,如今一听,原来是有魔道与其做了一丘之貉,诸般疑窦,登时便解,思之及此,群豪无不怒吼出声,霎时间群情耸动,斗意昂扬。

张仙纵朝着众人略略压手,说道:“诸位心存浩然正气,在下钦慕之至,可既然群豪毕至,我们要与那魔道相争,总该有个领头人,以免群龙无首,日后如若赌斗起来,也好统一号令。”

群豪一听,各自点头称是,此刻早有旁人喊道:“张盟主武功卓绝,风度英华,可为领袖!”

众人一听,纷纷叫好,毕竟此地侠义盟聚首,便是张仙纵做东,众人之中即便再有心争斗,方才见他风度翩翩,话语之中无不透着忧思忧虑,便也不便再出手相争,是以大厅之中,应者云集,纷纷叫嚷着要那张仙纵统领天下英豪。

墨止听在耳中,只觉得暗自好笑,心道:“你们过家家么?天下三大宗门的高手无一人至,单单就你们这些人,不过乌合之众罢了。”转念又一想:“但这张仙纵总算是个说人话的,看来也并非满眼利禄之人,我且再看上一看。”

此刻群雄声势稍老,却听得人群中一声冷冰冰的话语径直传了出来。

“统领群豪对抗魔道?在下请问张盟主,天下三大宗门,来了几个?”

众人被他这么一说,也是顿感惊觉,这轰轰烈烈的侠义盟,号称齐聚天下侠义之士,但三大宗门居然并无一人前来相贺,如此一来,实可说是名不正而言不顺,各自目光投去,却见那发声之人,踽踽凉凉地独自坐在大厅角落之中,那人独处一桌,头戴一只硕大斗笠,连他面容尽皆隐没其中,但他话语却如穿堂凉风,清清楚楚地传入众人耳中,想来武功当也不弱。

张仙纵脸上微见尴尬,拱手说道:“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那人冷笑一声,也不起身,也不回礼,淡淡说道:“在下贱名何足挂齿,不提也罢,只不过在下有几个问题,想当面请教张盟主。”

张仙纵见此人极是无礼,却也不以为忤,笑着说道:“阁下请说,在下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斗笠汉子这才站起身子,原来此人身躯极是高大,这一起身,竟是如同青松一般姿态,气势十足,说道:“在下想问,张盟主口口声声说,乌袖镇和补天门两大血案,皆是魔道所为,在下不知可有依凭?”

张仙纵说道:“乌袖镇乃是被血鸦所袭,补天门被人杀人焚址,所用的皆是极重手法,这皆是凶残至极的。手段,不是魔道,更有何人?”

斗笠汉子闻听又是一阵冷笑,只是他这笑声好似是从喉咙里硬生生挤压而出,教人听着极不舒服,但此人内劲深厚,众人即便捂住耳朵,竟也躲避不得,那人沉沉话语仍自款款而谈:“如此说来,张盟主并无实据了,当年魔道四大派系,也未曾听闻哪一支是以驯养飞禽扬名的,若说天下猛禽之属,呵呵呵,我曾听闻,贵盟新近与那飞羽盟合兵一处,飞羽盟早些时日地处西疆,血鸦发源之地,可便是在那西疆深山之中啊。”

墨止骤一闻听“血鸦”、“飞羽盟”等等话语,已是心鸣闷雷,此刻再听得那飞羽盟盟主束羽的名号,心中诸般怨恨,已是汹汹难抑,瞳孔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口中银牙咬得咯咯作响,若不是此刻众人注意力皆在一旁,只怕他的动静早引起旁人侧目了。

那斗笠汉子一番话说得属实是如同平地惊雷一般,群豪无不扭头回望,只见那汉子如同一柄尖刀一般立在原地,话语更是锋锐,全然不作停留,便又说道:“至于那补天门惨案,无非是以重手力道杀人,如何便能确认是魔道武功?天下武功浩若烟海,单凭着下手力道,又能说明什么?”

两句话说罢,全场寂然,群豪原本气势如虹,此刻却透着一股死寂,几百双眼睛全盯着台上张仙纵,静候他做出回应。

然而张仙纵此刻仍是气度凌然,全不惊慌,笑道:“阁下所说,却也不错,蔽盟的确与束羽兄弟的飞羽盟相合,但飞羽盟此前被江湖中一个极不讲道理的恶人登门寻衅,连伤了束羽兄弟许多朋友,故而在下邀请飞羽盟前来一同共襄盛举,此乃是在下相请,飞羽盟的兄弟们皆是清雅之人,极重信义,绝不会参与什么血鸦豢养的事由。”

斗笠汉子笑道:“张盟主上街买东西可带钱么?”

张仙纵被他问得突然一怔,下意识地说道:“购置物品自然须得掏钱。”

斗笠汉子冷笑道:“原来如此,在下还以为张盟主买东西时只需凭着印象想钱便算付过了,毕竟您一个感觉便能辨别忠奸善恶,至于事实如何,又何必悬在心上?”

他这话说完,实是讥讽张仙纵手上全无实据,仅凭印象便先入为主定了魔道之罪。

张仙纵自然面露不悦,他身后的柳无逢二人都已是怒气腾腾,柳无逢踏上一步喝道:“阁下是谁?句句相帮魔道,莫非是潜入的同党?”

墨止听了暗自好笑:“凡是与他们意念相左的,便都打成魔道,这莫非是侠义盟入盟要考量的能耐不成?”

而那斗笠汉子略略抬头,话语之中如结冰霜,道:“柳无逢,你早先不也是魔道之中一个小鬼,如今当了叛逆,还敢与我多说么!”

群豪这才醒觉,这斗笠汉子话到此处,竟是已不想隐藏身份,抬手将斗笠一扯,露出容貌,此人生得宽面方脸,胸宽腰挺,魁伟非凡,满面短须,双眼之中精光灼灼,张口一呼,屋瓦震动,众人耳间亦是鸣响连连,想来此人内劲绝非俗手。

群豪之中一见他相貌,眼尖些的已叫嚷出声,道:“他是‘八臂太岁’蔺空魂!”

众人尽皆大惊,话语纷纷响起。

“蔺空魂!他当年不是已死在疾风原了吗?”

“绝无可能!莫非魔道有起死回生的妖术?”

“是死了,可不是死在疾风原,而是死在大容关之下!”

墨止见四周众人话语之中暗含大大惧意,却也不知,眼前此人名号八臂太岁,乃是魔道之中拳掌之盛,当年魔道四大法王武艺之高,魔道中除却天劫老人之外,再无可比。

但若是单个拼斗,也无一人可说能在这蔺空魂手下讨得半分先机,此人曾亲历疾风原正魔激战的终局一战,当时魔道势穷败相,他便仗着铁拳,杀开一条血路,护着天劫老人逃走,随后又以一双铁掌拦住追击之兵,一人成关,抵御万夫,此后数十年间,再无人见过他,据说早已丧身于乱刃之下,此刻骤然现身,实是令人大感惊诧,如见厉鬼。

四下里众人纷纷避开,反倒是墨止不知此人厉害,但他心中对侠义盟存着极大成见,见这蔺空魂句句所说甚合事实,又见他孤身入局,勇武果敢,也极是敬佩,当下非但不动分毫,反倒投去赞许目光。

蔺空魂却又哪里识得眼前这少年心思,他既然决意现身,便已做好打算动武力拼,只见他纵身一跃,身子如同伏虎擒羊,倏忽起落,便到了大堂正中,这般轻功一现,众人便已各自汗颜,自觉绝非其敌。

蔺空魂目光炯炯,挨个扫去,却见群豪无不垂眉低目,不敢对视,当即仰天豪啸。

“侠义侠义,无侠无义,乌合之众,螳臂当车!”

这十六个字恍若开天辟地之声一般直透天际,这般内劲,莫说是此刻李七襄人在关外不在此处,即便是他本人在此,只怕也未必敢言之必胜。

张仙纵脸色一沉,他本想着自己收尽天下赏金游侠,成立侠义盟,统辖之众不下数万,即便是天下三大宗门之中人丁最旺的御玄宗也不及自己一半,更不要说多年来隐没深山的澄音寺和远在北境的寒叶谷,自己在此统领群豪相争魔道,原是武林盛事,却不想被魔道高手竟全然夺了气势,心中如何干休?

而他身后的柳无逢心中更是盛怒,他早年间确为魔道之中一个名为“五行门”的旁系偏枝,但五行门当年覆灭,只余五人,便都追随了张仙纵,作为门下五个红衣护法侠客,这番经历今日却被蔺空魂当众点破,脸面上被撕了个彻底,他身边那金脸男子名字叫做金无铸,与他乃是同门同辈,二人经历相同,此刻也是一般的难堪,只是对望一眼,已是看破心中所想。

此刻同时怪叫一声,如同两道旋风般自张仙纵身侧径直窜了上去,柳无逢铁袖自左而至,金无铸手中亮出一柄金晃晃的事物从右打来,这二人来势之快,如若惊雷闪电,旁人不曾看清,这二人竟是已杀到了蔺空魂面前,霎时间成了绞杀之势,力道已是迫在眼前。

最新小说: 酸梅 仙家有田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混沌雷修 我可以爆修为 天龙八部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我杨过誓不断臂 非凡人生